--/--/--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9/02/25 (Wed) 富士山之姿

今天随意的写一点穿越了半年的游记。自由的想写哪就写哪。
旅途第一天其实到的是大阪,然后坐新干线去了京都。大阪和京都的事哪天时间充裕了再说,总之今天想写富士山。(一如既往的无责任)

这张被调整的有点诡异的图片截取自从富士山上下来之后当天所拍的最后一张。车窗上有雨滴,而且光线暗,已经精疲力尽的相机在自动的闪光了一下之后,就自动关机再也没动力了。笑。
为了能看清,调了一下曝光度和位移。发现这样的效果意外的很不错。重点是:富士山形状的路灯。在日本的时候,发现每一个景点的路灯都是很细心的设计的。
Fuji-10.jp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藍色星球風情録 | trackback(0) | comment(3) |


2009/02/24 (Tue) 炎之蜃气楼作品列表

单纯做个炎之蜃气楼的有声作品的备录,纪念这部宏伟的作品。
等有钱了我一定要全部收集到!那洋洋洒洒气势恢宏的原版的著作!(RMB3000以上啊...)
甩头发,书非原版不看!
啊 等着吧...等有钱了....再说...

→讀書筆記 | trackback(0) | comment(1) |


2009/02/23 (Mon) 思索

上周五,姐姐很遺憾的說,姑姑又入院了,這次是胃癌,虽然保守的切除了,但是可能也不久了,真是苦命。
我却很冷静的说:虽然这里说实在是很不合适,但是有时候真的是性格决定命运。
然后问术后几年存活率是多少。
姐姐回答,大概也就半年了。医生说花再多的钱都没用。
我内心的反应是:那个人不是一个能勇敢面对病痛的人,更多的可能是更加的显示出自己可怜的样子来获得更多的同情与关心。那样的话,除了尽量让她心情平和避免过多的呻吟,能做的也就是给与止痛药物了。这样对与像姐姐那样在她身侧代为照顾的人而已也会减少很多烦躁。

→日常隨筆 | trackback(0) | comment(4) |


2009/02/18 (Wed) 回顾日本游

我很穿越。现在突然的想起去年夏天日本旅游时候拍的照片。事实上是今天想换张风景类的桌面壁纸了,然后突然想起,其实自己去年夏天拍的日本的风景就完全可以拿来当壁纸的。于是这才开始稍稍回顾了一下。

说起来,让我这样的人去游玩真的完全只能自娱自乐。——说白了就是此人从来不好好写游记或者感想。那么,随意帖几张沒拍到人的照片。懶人就不做任何處理了,點擊小圖可見大圖,都是1600*1200的。實際上遊覽的地方很多,大阪,京都,然後還去哪了?濱,東京。富士山也看了,箱根也玩了。大涌谷的溫泉蛋也吃了。蘆之湖的海盜船也看到了。溫泉旅館也入住了。

→藍色星球風情録 | trackback(2) | comment(1) |


2009/02/16 (Mon) 随意之:炎蜃之于芦之湖

好像标题中之字太多了。或许直接用日文反而会比较容易看。到底是炎之蜃气楼之于芦之湖,还是芦之湖之于炎之蜃气楼,其实说白了就是原本毫无瓜葛的两样事物因为某种特定趣味而被擅自联系了起来,而且根本就是人的一厢情愿。

话说炎之蜃气楼现今才阅至第一部第六卷。会想起芦之湖,却是源于整理综合翻译中恶搞的直江的"一起坐芦之湖的海盗船,吃大涌谷的温泉蛋"等等不切实际的妄想,或者说,其实只是声优速水先生的有意恶搞。虽然整书才看第一部的我直接认定那是速水先生的恶搞似乎有些不妥,但是至少高耶不是那种会和直江开开心心手拖手、两人一起箱根游的人。真要是能那样的话,他们的纠结也早该算清不至于洋洋洒洒绵延四百年了。

是说穿越了的吧。其实无论就现在才开始认真阅读"炎蜃"也罢,明明去年夏天才游览过芦之湖却因为海盗船而现今才想起也罢,不管怎么说,都是穿越了的存在。——明明对炎蜃惦记了有10年了吧。(好在本编完结是不久前的事,至少相对这个纠结了的10年而言。)

有时候也会诧异于记忆的专情。人生惶惶转了10年,陶醉过源自希腊的湛蓝美声,痴迷过活色生香的J家美男,也形成了看人先看腹肌胸肌肱二头肌的优良习惯,结果最终还是回到二次元的世界来,继续众乐乐不如独乐乐的看着一季又一季的层出不穷的美少年。得出结论是:J家美男再好,时代变迁颜会残;不如二次元的美男们,二十年后依然是个美少年,有着掐不出水的水灵,可以受用着永远的视觉享受。貌似偏离话题了。回到芦之湖的主题上。

→讀書筆記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9/02/10 (Tue) 北山大天狗

昨天半夜看完了遥,小天狗终于封印解除变成大天狗了哈哈,但是很快就翘翘了,而且是因为保护泰明他们而精力用尽的,哦呀好萌~
好在故事的最后小天狗又苏醒过来了,不过,估计这辈子都是小天狗的样子了。复苏的小天狗乐颠颠的飞去找泰明结果泰明冷冰冰的一个符号贴他脸上,呀~多萌人~
于是我家架院终于换代了,这一代就命名为北山大天狗,其实只是小天狗但是却喜欢自称大天狗
支葵和蓝堂,嘛....依然有点不想他们换代,再长天,到支葵和蓝堂都不得不换代的时候再说。话说写完这篇log等会得把蓝堂那边的rss取消,不然的老爷爷今天下午就出来了怎办。台版那边就继续host家族。

然后说点正事。昨天看了半影月食。原本一直仰着脖子看,期待看到月亮被稍微吃掉一口,结果越等月亮反而越明亮。于是查百科一看,发现所谓的半影月食原来就是明暗不均的月亮。那样说来的话,我也算是看到了呐,只是看到的时候自己不知道而已。哦~回忆中的月影~发现所谓的正经事其实也不算太正经。

→日常隨筆 | trackback(0) | comment(3) |


2009/02/07 (Sat) 闲言而已

回校一周已经一周了,但是发现实际上导师把我们早早拖回来毫无意义。因为回校一周我至今没做任何能让课题有实质性的进展的工作。倒是导师老太太想法又变了一套。习惯她的多变的想法的我也有点无所谓了,等着她哪天再变想法吧。早早的把事情都做完迟早也会被她自己否定掉。所以说,我们不出任何成果原因并不在我们,这可不是借口哦。
不过不管怎样明天还是得加点小班,要不然周一的时候没的东西给她看。

话说这个春节在家,和高中同学小范围聚会了一次。说实话有那么几个还真是有点认不出来。喝完茶玩完游戏结了账一看资金还戳戳有余,于是唱歌到半夜。顺便一提,那一天我的肺把这辈子能吸的烟雾全都吸进去了。当时记录的通讯方式还在我这里,一直放着没来得及整理,活动资金还有余115。

这个春节另一重要事项,应该就是我的工作问题被解决了。确实是被解决而已。并不是我自己的兴趣和努力。这样说也许很对不起为了找工作而辛勤努力的人们,尤其在这个全球经济不景色大量机构裁员的这种时候。但事实就是这样。无论怎么说,正如我原先所预料的,一旦让长辈渋入我的毕业后工作问题的话,结果就只能这样。所以一直宁愿自己迷茫着也不想寻求帮助。也许他们的想法有道理,一份安稳的工作来的比什么都重要。现在虽然感觉有些无趣,但依然要沿着这条已被选择好的道路而努力。去市医院上班,不管会被安排到哪个科室。循序渐进的好好工作。再然后,几乎可以预料的,结识某位由若干权威长辈一致认可的所谓的帅气又有为的好青年。说到底,这到底是谁的人生啊。话说,这一大家族的人们看来都有美人情结。据我观察,长辈们对家中女孩的择偶标准是,卖相第一,觥筹交错第二,工作能力第三,经济条件偶尔考虑。对家中男孩的择偶标准么,也是卖相第一,乖巧伶俐第二。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不过从对所有一切物品的卖相的喜好上看,我倒是很好的接受了这一遗传。顺便一提,前几日刚砸钱买了SH9020C。原先的小索实在是坏的连开机都无能了。

→日常隨筆 | trackback(0) | comment(7) |


| TOP |

┝家主档案┥

曉

館主:曉
射手座 聲控 美男控 腐齡十三載

┝闇之記事┥

┝町之言葉┥

┝すず風 ┥

┝友達留言┥


┝館内導航 ┥

┝常用鏈接┥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